<address id="939nr"><nobr id="939nr"><meter id="939nr"></meter></nobr></address>

        熱線:18291891286/029-88662823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風采>>走在希望的路上
        走在希望的路上
        日期:2020-10-14來源:甘肅環縣公路段作者:敬璽執

        甘肅環縣公路段 敬璽執

        “... ...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讀了這么多魯迅先生的文章,也就《故鄉》中的這一句算是略懂一二。我和我的羊群就在山前的土洼上就踏出過一條羊腸小道。父親也講過門前的那條簡易公路是鄉親們趕著毛驢去公社交糧趕集走出來的,我就是從這羊腸小道走上了交通強國的大道。

        2000年春,這條路上突然多了許多裝滿土石的自卸汽車,那個年月修路還是以工代賑的形式。聽務工回來的家人說這是政府在這里修石子路了,有這石子路娃娃們上學就不怕雨天路滑了,將來日子也有了盼頭。對于我來說更感興趣的是那五顏六色的石子,黃土高原石料匱乏,砂礫中的石頭在我看來是稀缺玩具。

        2002年秋,一條黑色長龍纏繞了家鄉的山山嶺嶺、梁梁峁峁,柏油馬路直通道教圣地老爺山。每個清晨都會從處遠的鎮上傳來悠長的汽笛聲,通往縣城的班車又發車了。這汽笛聲勾起我魂牽夢繞的縣城,無數次幻想著去縣城的路,無數次想象著縣城的樣子,所以就盼望去縣城參加中考的日子快點到來。但按照村里的一般慣例,要是考上了,還能去縣城讀幾年書,要是考不上,這也許是唯一一次去縣城的希望了。2005年的夏天,這一天終于等到了。汽笛響起,我和同窗們用目光記錄了沿途的每一處風景。坡陡彎急的道路,天熱擁擠的車廂,早已被進城的興奮所掩飾,3個小時的車程還意猶未盡,車子卻已到達目的地。很幸運縣城給了我多來幾次的機會,環縣一中的錄取通知書幾周后不期而至,金秋的九月我正式進城了。不幸的是那幾年每到放學或者開學都有雨雪相伴,回家的路或被洪水沖斷,或被大雪封堵。于是便有了一種習慣,每次出發前幾天先打聽“路通著么?”

        時斷時通的路走著走著,便走出了上省城的希望。一份蘭州交通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寄到了母校,這次走一遭去省城蘭州的大路是勢在必行了。出于對鐵路的好奇,帶著父親特意從寧夏繞道坐了去蘭州的火車,7個小時的車程又一次興奮的一夜未眠,父親也只嘆這火車行駛平穩再也感覺不到暈車了,盡管當時還只是綠皮普速列車。在金城還未完全蘇醒時到了這個將要生活四年的地方,在這里老師首先講的是“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從業精神。后來方才知道當年的石子路是砂礫路面,那時斷時通的油路是瀝青混凝土路面,那1435mm軌距的鋼軌下面、有枕木、道砟、有道床,有建設者的智慧和汗水。更讓人興奮的是一次國家鐵路網規劃課上,地圖上赫然看到銀西高鐵穿環縣縣城而過,而且就在十三五規劃里面。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父輩,他們都笑:“這娃說嗨話著哩,咱這地方鐵路都沒得通,還高鐵!”。

        畢業后雖沒有像同學們那樣去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但從三晉大地到環江河畔,從鐵路擴能到公路養護也和路結下了不解之緣。回家的那條路也不知走了多少回,曾幾何時我漸漸忘了打聽“路通著么?”這忘卻的習慣應該是“四好農村公路”的建設和農村公路列養率的穩步提升所致。截止2020年底,不僅當年的“嗨話”要馬上成真,環江兩岸甜永高速、國道341線也在緊張有序的建設中。

        由于工作經常在路上,常有路邊散步的老人問:“想都沒敢想在咱們這個地方這輩子把高鐵高速都見了,這211國道是不是又要加寬呀?”這才猛然想起,魯迅先生的原話是“希望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 ...”。想要腳下的路走的寬,走路的人就得懷揣堅持走下去的信念。古稀之年的老人尚且有大路拓寬的希望,我們新一代的公路人何不堅定信心,乘風破浪。畢竟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民族才有希望嘛!

        回復

        回復標題:
        回復內容:
        驗證碼:
        无码AV波多野结衣